caculus

 

有一個笑話是這樣:

牛頓在23歲發明了微分學,隔年在24歲發明了積分學。 但是他害很多人在19歲時微積分被當。

 

這一點也不好笑。

 

自己數學其實一直都不是很好,

國中考過倒數第二,高中更考過倒數第一(還差點因為數學成績不夠被踢出原班級

但是因為自己努力不懈的精神以及蟑螂般的求生意志 (還有大賽型選手的運氣)

反正也是誤打誤撞的考進了微積分是必修課程的科系

 

切入正題,以下是我大一下學期關於微積分可歌可泣的故事:

 

話說期中考雖然意外的考到了班上前標,但其實也只有39分(是的滿分100)

為了達到期末總平均60的終極目標,經過一系列縝密的計算與統計後的結果

期末考我必須要考40出頭才會過

所以當然是拼了老命死K微積分,考前甚至還在K管通了霄,背水一戰了這樣


 

 

==禮拜二==

考了期末考,寫完其實就暗暗覺得不太妙

但樂觀如我相信,應該勉勉強強可以過那個門檻吧,也沒有想太多

還有其他科要奮鬥吶....


 

 

==禮拜三==

下午考了令人崩潰的計概期末考

題目之神奇奧妙搞的班上每個人都變成裸考

從下午三點傻眼到晚上八點,恍恍惚惚的步出了電腦教室

收拾好了無奈的心情,和同學衝了一發超人!!YA!!!

.

.

.

殊不知看完電影後真正的悲劇才開始...

 

看完電影後帶著愉悅的心情回到了宿舍,當時已經深夜,準備就寢

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幹微積分出來了!!" "幹真假?!"

我急忙掛了電話,心情七上八下的打開了網頁看成績....

 

期末考應考分數: 43

期末考分數: 25

 

25...25...25...25!!!

 

呃...幹。

期末總成績53.60...離60差距頗大...

應該說我這張25分的考卷還差了18分才會pass,他媽的差了超過一半呀!

 

這個時候已經是差不多半夜12點的事了...

氣急敗壞瀕臨崩潰邊緣的我,打開FB開始詢問其他同學的情況

糟,自己的期末分數好像真的很低,好像少了平均10幾分阿...

那別人的期末總平均呢? 

57.3, 60.2, 58.9, 63.4, 57.4, .....問來問去,我的情況最危急呀呀呀呀呀

崩潰中的崩潰中的我,只好把希望投向了平時成績...

 

...........咦?

怎麼......貌似少了一點.....? 

 

自己掐指一算,再打開電腦小算盤計算,再拿出991最後驗算

那個...我少了兩份作業和一份小考的成績呀...

 

雖然換算成總平均只是區區二點多分,但是...總是離60分近了那麼一點點點呀!!

就像當兵一樣能少一天算一天呀!!!

 

總算有這一咪咪的小小希望,原本深黑色的心情總算變為比深黑灰色再暗一點的顏色

好吧,確定一下其他同學也沒有這樣的情況好惹

搞不好很多人就差這二點多分就過了呢!

 

問問問,哇! 大家都是這樣呢! 好棒! 

但....這後面竟然有一個比我期末成績還爆炸的大八卦.....

 

原來,負責登記我們成績的助教,和教授大吵了一架

呃....呃........呃.........==?

要知道我們助教和老師看起來都是相當溫和的讀書人,又不是立委,怎麼會吵架呢?!

 

原來啊,他們正是為了我們的平時成績吵架呢!

聽同學從助教本人轉述再轉述,他作業成績都給滿分,只要有交就滿分,沒交的....也是滿分

教授知道後大為光火跑去找助教"了解詳情"

然後兩個人就大吵了一架

助教甚至爆出了一句: "大不了我研究所不念了!!"

 

........好吧.......這下可好了.....那我的成績怎麼辦.....

可是我真的有交啊.......而且我真的很需要那幾分啊..............

原本好不容易燃起的一點點希望就這樣狠狠的被澆熄了...

 

........算了,明天再說吧

搞不好早上一起來發現一切都是噩夢也說不定

跟同學道了晚安後,帶著疲憊的身體和崩潰的心情上床睡覺

明天的事明天再說吧!

 

.......但鬼才睡得著咧。

 


 

==禮拜四==

幾乎徹夜未眠的我,早上不到七點就起床了

到宿舍早餐部吃著索然無味的火腿蛋餅,思考著接下來的人生該怎麼走

重修? 暑修? 有沒有檔修?  會不會延畢?

待會要怎麼要加分? 該色誘教授嗎? 我姿色如何呢?

還是要買孝衣哭著跪爬進教授辦公室呢? 還是要寫血書呢?

或者該像九品芝麻官一樣用血在教授的褲管上面寫個"慘"字呢?

一哭二鬧三上吊,我要到第幾階段呢?????

 

帶著混亂的情緒回到寢室,打了通電話回家

"媽我被當了" "微積分,恩" "不知道,還沒看到考卷" "不知道,好像差有點多" "恩好,掰掰"

我媽好像沒有想像中的崩潰,但是中午把我約了出去一起吃午餐,"好好談一談"

接著在宿舍走來走去走了一個多小時,

拾起了課本,背起書包,出門去面對微積分未知的命運 (下音樂

 

進了教室後不久就拿到了這張令人心寒的考卷

25.....親眼看到還是一樣震撼阿....哭哭.....

不行...我要撐下去.....拼死拼活賣屁股送水果禮盒也要給他弄過

聽著老師不知所云的檢討,努力從考卷中尋找任何可以加分的機會

就像從被原子彈夷平的城市裡尋找生還者一樣

每一題,每一個算式,每一行每一段都重新檢視計算

哪怕是一點點生命跡象也不放過,死馬當活馬醫吧

 

這樣來來回回的尋遍了所有的希望,好吧,能要多少算多少吧

深呼一口氣,喝口水潤潤喉,走向了要跟教授要分的行列

 

一個人無聊的時候就會亂想,我排隊的時候也一直在亂想

要是要不到那麼多分數怎麼辦? 要是還是被當了怎麼辦?

老師會不會覺得我要那麼多分很不要臉? 我被討厭了到時候他不救我怎麼辦??

好多的未知數,好多的怎麼辦,只能說排隊的時間真是難熬呀!!

 

好不容易輪到我了

抱著必死的決心,拼命的要,拼命的求,拼命的盧

最後...竟然給我要到了12分


25--->37 

這可是期末考的一小步,但是總平均的一大步阿!!!!!!(?

現在我的心情又從比深黑灰色再暗一點的顏色變成深黑灰色了

立馬發揮了考試時欠缺的數學能力掐指一算,我總平均離60分的差距已經縮小到二點多分

表示,只要加上之前那消失的平時成績,我這3學分就能如願的get了嗎?!?!

 

ok,好,冷靜。

現在該怎麼辦

發生了如此轟轟烈烈的事,你還敢跟教授提起這件事嗎?

好吧...先問另一個助教試試水溫好了....

 

沒想到那位助教一聽到馬上臉一沉,神色緊張的支支吾吾起來

"這個.....你還是自己問教授比較好...." ,整個三緘其口的態度 

ㄊㄇㄉ,這樣誰還敢問啊啊啊啊啊.......◢▆▅▄▃ 崩╰(〒皿〒)╯潰 ▃▄▅▆◣   

 

一個人心理不斷的掙扎著,排演好多好多雙子座的內心小劇場

"怎麼辦怎麼辦? 要到那幾分我可能就過了耶" "可是要是踩到教授的痛處怎麼辦呀..."

"呃阿...不行啊我作業就真的有交呀...." "靠這些微薄的分數都是用肝指數換來的阿!! 就差那麼一點!!"

 

然後我就去問了。

 

"教授....那個...我作業7作業8...還有小考13的分數....好像沒有登記到...."

"咦怎麼會呢? 應該不會吧,不可能阿" ,教授敷衍的回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可是網路上的成績顯示就是這樣..."

"喔是喔...可是照底來講應該不會這樣啊..."

"嗯,教授。 那個....那幾分...對我非常、非常重要。"

講到這裡我覺得我眼淚都ㄊㄇㄉ要掉下來了....

教授這才收起了笑容,"好吧,那我回去幫你看一下。"

"謝謝教授。"

 

好吧,所以我該做都做了,接下來就只能祈禱了....

 

中午和爸媽吃著尷尬的午餐,並報告剛剛這幾個小時我的人生是多麼的多采多姿

下午回到宿舍,想說再望一眼成績好了....

欸? 欸??? 平時成績怎麼好像變多了....好像修正好了耶!!!

哦哦哦哦哦那總平均呢???

 

60.32,PASS!!!!!!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阿北阿母! 我出運啦!!!!!  你兒子微積分過了呀呀呀呀呀!!

感謝上帝感謝佛祖感謝耶和華感謝阿拉感謝觀世音菩薩!!! 總算是過啦!!!

 

於是,從禮拜二深夜開始,前前後後約12小時的微積分驚魂記,總算是畫下完美的句點。


 

 

以上就是關於我微積分可歌可泣的故事。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甚麼?

 媽的甚麼面子尊嚴殺小的都是身外之物都是假的,分數、學分那才是真的! 

不要放棄,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共勉之。

 

 

**後記: 後來教授全班統一救到56分以上就過,所以搞來搞去我最後的總平均是67,呵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查克‧伊爾山斯巴 的頭像
查克‧伊爾山斯巴

查克‧伊爾山斯巴的牢騷集散地。

查克‧伊爾山斯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