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full-the-pianist-poster.jpg

 

   在承受折磨與迫害時,要帶著尊嚴的死去,還是選擇放下自尊苟活,往往是許多人們需要面對的問題。不過當我們真正要做出這項重大抉擇時,決定權卻又往往不在我們手中。就像電影主角Wladyslaw Szpilman一樣,他在二戰期間經歷了各種不人道的迫害,卻在命運的安排下一次又一次的度過鬼門關存活了下來。

   無時無刻地活在恐懼之中、永遠不知道明天和死亡哪個會先找上自己,Szpilman的痛苦經歷是我們無法想像的。在當時種種的苦難折磨之下,一死百了對他絕對是種解脫,但Szpilman卻努力且艱辛的苟活了下來。這麼做究竟值不值得呢?我想答案只有他本人知道,不過我其實更傾向於他是沒有選擇權的。在如此極端的環境下,自己的生死存亡是我們完全無法掌控的,講籠統一點「一切都是命」。事實上本片導演Roman Polanski自己本身就是納粹種族迫害的倖存者,想到電影裡路邊堆滿了屍體、同胞被無辜濫殺…等等,種種駭人的畫面與情節都是他的親身經歷,就不禁讓人心酸。而事過境遷後,導演要再將這段痛苦回憶透過影像呈現給世人,所需要的勇氣又更讓人敬佩。

968full-the-pianist-photo.jpg

男主角 Adrien Brody 與導演 Roman Polanski  

   雖然擁有相似的題材,Roman Polanski的「戰地琴人」與Steven Spielberg的「辛德勒的名單」卻有截然不同的風格。相比後者充滿感情渲染力,極端的說,近乎狗血的風格,「戰地琴人」卻用比較平淡,甚至趨於流水帳的手法來述說這同樣悲慘的故事。比如說,同樣是與家人的身離死別,Steven Spielberg會將畫面營造的感情澎湃,再配上巨匠John Williams的配樂讓我們哭的死去活來;反觀「戰地琴人」就只讓男主角一個人遊走於空蕩蕩的大街上不停的啜泣。兩部電影表現手法的不同,也代表了兩位導演以不同的態度來面對這段黑暗歲月。如果說Steven Spielberg在「辛德勒的名單」裡是用一把劍狠狠的刺進觀眾的身體,再給我們打一帖強力止痛針,那Roman Polanski的「戰地琴人」則像一把鋒利的匕首,輕輕的在我們身上劃出一道長長的傷口,然後再溫柔的舔著它讓我們慢慢痊癒。兩種手法各有千秋,兩位導演各自運用的技巧也都爐火純青,最後呈現的作品就看觀眾能不能體會了。不過不得不說,男主角在逃難時對他妹妹淡淡的一句「真希望我能了解妳多一點」,簡單的一句台詞卻讓我印象深刻,久久無法忘懷。

 

600full-the-pianist-screenshot.jpg

Adrien Brody 出色的演出也讓他成為影史最年輕的奧斯卡影帝

 

   電影雖然一路都走平實緩慢的步調,但到了電影的尾聲,還是安排了一段相當驚奇,或許也是本片最讓觀眾印象深刻的情節。男主角在逃難時意外的被一名德國軍官Wilm Hosenfeld撞見,沒想到他在聽了Szpilman的琴聲後竟然深受感動而決定庇護Szpilman直到戰爭結束。這段際遇雖然神奇,但其實是有些誇大的成分在裡面的。根據史實,Hosenfeld在戰爭期間就不斷地幫助與庇護受納粹迫害的波蘭人們,並不全然如電影表現般受到音樂「感化」而「良心發現」,而這麼偉大的舉動也讓他在死後能夠被「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追封為「國際義人」。所以從某種角度來說,導演為了電影的戲劇性而犧牲了Hosenfeld部分的偉大情操,也錯失了一個讓全球觀眾更能夠認識這位偉人的機會,相當可惜。

 

600full-the-pianist-artwork.jpg

演員與本尊對照

 

   戰爭結束後,死裡逃生的Szpilman恢復了享譽全國鋼琴家的身份,他的救命恩人Hosenfeld卻在俄羅斯的戰俘營中病死。真實世界裡命運的安排就是如此殘酷與難料。有人說自己的命運掌控在自己手中,就像問答題一樣,任由自己去發揮作答;但事實上,人生更像一道又一道的選擇題,我們或許可以決定自己的作答,但手中擁有的選項終究是有限且無法掌控的。現實生活裡,並不是每個人死前都能夠擁有成就,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有機會帶著尊嚴死去,人生如此無常,「努力的苟活」常常成為芸芸眾生迫於無奈下的最佳選擇。

 

968full-the-pianist-screenshot.jpg

Wladyslaw Szpilman: No. Please. I'm Polish. I'm not a German.

Polish Soldier: Then why the fucking coat?

Wladyslaw Szpilman: I'm cold.

   

   現實生活中,我們會嫌流浪漢吃垃圾不衛生、嘲笑領22K的大學生沒競爭力,但在作出批評之前,我們是不是應該想一想這個社會是給了這些人哪些選擇,才讓他們做出這樣的決定呢?就像電影尾聲接管波蘭的士兵怒斥Szpilman為什麼要穿德國軍服時,後者也只能虛弱無奈的答道:「因為我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查克‧伊爾山斯巴 的頭像
查克‧伊爾山斯巴

查克‧伊爾山斯巴的牢騷集散地。

查克‧伊爾山斯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